渠家史料

联系方式

地址:山西省祁县古城东大街33号

联系电话:0354-5223101

电子信箱:qjdy1996@126.com

家族人物

首页>> 渠家史料>> 家族人物>>

jiazurenwu.jpg


渠源潮

渠源潮(1840—1917),字星海,渠长瀛之长子。因乳名叫田喜,乡人称为“田喜财主”。幼年读书,但未考取功名,“以屡次乐输,由太学生以分部员外郎选用”(《渠星海墓表》)。事父母以孝闻。虽然出身富商家庭,但不喜奢华,持家严谨,自奉俭约。生性宽厚,乐于助人,亲朋邻里受其周济者甚多。光绪三年(1877),山西大旱,渠源潮与堂兄源道都曾捐巨款,赈贫济困,光绪八年(1882)版《祁县志》予以记述。山西巡抚曾国荃则赠手书“载籍之光”匾额,以示褒彰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),祁县中学堂成立,渠源潮又襄助白银一千两,校方曾为之树碑表彰。

渠源浈

渠源浈(1842—1920),字筱洲,号龙川。因乳名叫旺儿,人称“旺财主”。电视连续剧《昌晋源票号》中的徐源潢即是以他为生活原型。他是渠源潮之胞弟。自幼读书,聪颖异常。同治二年(1863)其父去世,源浈时年二十二岁。考虑到兄弟同处日后恐有财产纠纷和无端是非等诸多不便,便与其兄商量,及早分家,以图各自发展。源潮亦表示同意。于是便分析家产,各自独立生活。刚一分家,源浈便对所属商号大加整顿,显示出不同凡响的商业才干。“时诸典肆者欺公年幼,渐骄纵,且有以利诱者。公皭然不惑。连罢二十余肆,众悉耸然。而公家业于以日隆。”(《渠源浈墓志铭》)光绪初年,捐资为刑部员外郎。在职期间,对各国法律颇有研究。光绪六年(1880),中俄有外交争端,清廷派曾国荃驻防乐亭,以防东北之变。源浈应邀作为幕宾随军,帮助筹办粮饷。事平后返京。不久请长假返回祁县,从此不再出仕,专营商业。其经商理财之道一向以谨慎稳妥著称,从不贪做投机生意,最忌冒险与迟滞。最具有守旧保守的特征,光绪二十八年(1902),百川通开帐,每股红利近三万两。渠源浈却认为,凡事有盛必有衰,物极必反,能赚一万,就能赔十万。分红以后马上将本金全部抽回,后来事实证明,渠源浈的眼力确实不弱,百川通的生意如江河日下,一年不如一年。因而就有了“旺财主,有眼力,赚钱不钻钱眼子”的俚语。渠源浈经商一生,几乎没有遇过赔累亏损的事例。

渠源浈一生多次捐输巨款,报效清政府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3)“以捐助善举,数逾巨万”,光绪皇帝批准为其建立牌坊。辛亥革命后,阎锡山山西军政府财政困难,便派渠源浈的本家侄子渠本澄回祁县,提出向渠源浈借钱。渠源浈慷慨解囊,借给30万元巨款,缓解了财政危机。

渠源浈虽然出身豪富,却从不歧视穷人。有一年,一乡民进城办事,苦于找不到厕所,情急无奈,便在大街上墙旮旯尿了一泡。不料被巡警抓住,打骂一顿,后又拴在东大街武衙门前示众。“旺财主”一见,勃然大怒,一面高声叫骂,一面解开裤裆从衙门口一直尿到大堂前。吓得巡警连声央求,赶快放人,说了无数好话,才把他劝了出去。

日俄战争期间,曾有一位日本人路经祁县,慕名上门与渠源浈交谈。谈话中,日本人狂妄地声称日本在中国东北与俄国交战,是为了帮助中国收回辽东半岛主权。渠源浈当即驳斥,“既然日本如此关心中国的利益,现今俄国和英国正在为争夺中国的西藏闹得不可开交,贵国为什么不为中国的利益出面干涉呢?”义正辞严,掷地有声,弄得日本人面红耳赤、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,只好悻悻而退。

渠源浈在商界是公认的高手,但其家庭生活却并不美满。渠源浈原配阎氏,结婚时间不长便去世了,续娶乔家保元堂乔朗山之女。乔朗山之父乔致远,与在中堂乔致庸是亲叔伯兄弟。乔朗山(1826—1887),本名超五,朗山为其字。咸丰己未(1859)恩科举人,光绪元年(1875)任直隶新城县知县,颇有政声。然而久居宦海,官场习气浓厚,与渠源浈之间关系不太融洽。更兼渠源浈生性乖僻,不同常人,处事严厉有余而宽厚不足,“好面折人过”,且“多内宠”(《渠源浈墓志铭》),因而与乔夫人感情不睦。渠源浈生有三个儿子,即本翘、本栋、本梁。本翘自幼双目高度近视,因而不为其父所喜。渠源浈最喜爱次子本栋。不料本栋19岁时因病去世,渠源浈倍感痛惜,迁怒于本翘、本梁,将兄弟二人逐出家门,本翘随母寄居在外祖父家。本梁一直流落在外,光绪二十六年(1900)29岁时冻饿而死。

渠本翘长大成人中了进士之后,父子关系有所改善,但仍然存在很大距离。“公督责少宽,稍稍假辞色。然每遇定省,公偶一瞻顾,学士未尝不怵惕。”(《渠源浈墓志铭》)但渠源浈对渠本翘的爱国保矿和兴办实业却持积极的态度,从经济上保证了渠本翘的成功。1919年渠本翘猝然去世,对渠源浈不啻是个沉重的打击。噩耗传来,便一病不起,次年9月去世。终年79岁。

渠源淦

渠源淦(1847—1914),字松坡。渠映潢之孙,渠长发之子。与源潮、源浈为亲叔伯兄弟。因乳名叫金儿,人称“金财主”。有人说,渠映潢有遗产120万两,为长子长发、三子长瀛所分(二子、四子均少亡)。渠源淦因系长发独子,一人独得60万两,而源潮、源浈却是每人分得30万两。因而渠源淦比其他兄弟更富有。但渠源淦一生未作任何实业,又喜好声色犬马,曾组班承戏。“性挥霍,万千金随手立尽”(《渠源潮墓表》),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,一份家当踢蹬了个净光。后来又捐资纳官,在四川内江汶川县坐过一任知县,过了一把官瘾。在知县任上,渠源淦闹了许多笑话。有一次他将“骈文”的骈字左右移了位,书吏好心向他指出,他却认为失了脸面,丢了人,便强词夺理:“我们山西就是这个写法”真令人啼笑皆非。渠源淦做官只会花钱享乐,不会聚财。别人是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,而他却敛财无术,非但没有弄上钱,反而亏累了许多。 后来由其堂兄源潮接济才返回祁县。晚景更为凄凉,居然沦落到“贫不能葬”的地步,最后还是渠源潮出面操办才入土为安。

渠源淦对社会的特殊贡献,是出资承办了晋剧历史上第一个字号班——“上下聚梨园”。“上下聚梨园”的成立标志着中路梆子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。

渠本翘

渠本翘(1862—1919),原名本桥,字楚南。自幼随母在外祖父家寄居。外祖父乔朗山,咸丰己未科举人,曾任直隶新城县知县,为当时名儒,声誉很高。乔家设有私塾,本翘在此不仅受到良师指导,又与舅父乔佑谦、乔尚谦、学友刘奋熙等日夜砥砺,相互切磋,学业大进。不到二十岁便博通经史,有“神童”之誉。光绪十一年(1885),“以第一人入泮”,考取秀才。学政吕瑞田对他十分器重,改其原名本桥为本翘。光绪十四年(1888)中解元,十八年(1892)中进士,为三甲第四名,以内阁中书用,时年30岁。

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时,慈禧、光绪仓皇逃往西安。本翘为救亡御侮,抱病疾驰而往,深受朝野敬重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3),受任为外务部司员驻日本横滨市领事。次年返国,旋调任山西大学堂监督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),本翘与祁县士绅商定,就昭馀书院旧址改办祁县中学堂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),在爱国保晋护矿运动中,出任保晋公司总经理,作出了特殊贡献。清政府命以三品京堂候补。宣统二年(1910),清政府实行假立宪活动,成立典礼院,本翘被授为典礼院直学士,人称渠学士,成为山西政界、商界名流。

1911年,辛亥革命爆发,山西起而响应。清政府任命本翘为山西宣慰使,旋又改命为南北议和随员。和议告成,帝制消亡,本翘即寓居天津,以清朝遗民自居,不再出仕。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后,也曾极力拉拢他,委以参政之职。本翘一直坚辞不受。此后,致力于收藏、著述和整理出版。先后刊印了刘奋熙之《爱薇堂遗集》、戴廷栻之《半可集备存》,还拟刊印李扬清《梦华轩诗稿》,并拟仿《墨林今话》之体例,集印所藏字画,加以评题,还曾计划纂修祁县新志。不料于1919年5月,在赴友人酒宴时猝然去世,终年58岁。1923年秋,其子扶柩回祁,与原配赵夫人合葬于温曲村新茔。其全家定居于天津,再没有回来。

纵观渠本翘的一生,他是一位集官、商、绅于一体的特殊人物,是一位能量很大的社会活动家。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,文化素养很高。任内阁中书后,又以外务部司员东渡日本,任驻横滨领事,“华人士在滨者咸喜有所依赖”(《渠本翘墓志铭》)。在做官的同时,又下海经商,兴办实业。兼之出身商贾世家,耳濡目染,潜移默化,自然得心应手。再者热心教育,造福社会,因而更受各界敬重推崇。

渠晋山

渠晋山(1880—1963),字仁甫,又字忍夫、纫芙,号稚衡,别号四不若斋、暗修书室。后以字行。渠源潮之长孙。11岁时其父本漳过世,由其祖父培养成人。从小被祖父视为掌上明珠,因其叔父本渊亦只活了30岁,渠源潮老年丧子,心情悲愤。痛惜之余,便将怜子之情转移到孙辈身上。仁甫自幼入家塾读书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3)应童子试名列第一,被录取为县学生员。次年岁考,又列第一,补为廪生。山西大学堂成立后,他很想去就读深造,但其祖父坚持不允,因而仁甫未能如愿。祖父的想法是要把渠晋山培养成商业人才,好继承庞大的家业。1917年渠源潮去世,商业重担便落在了渠晋山的肩上。

渠晋山对经营商业丝毫不感兴趣,在祖父渠源潮去世之后,商业事务无人主持,迫于无奈,不得不勉为其难。但他只是作一些原则性的指导,商业活动则全权委托各号经理具体负责,更不过问日常事务。渠晋山指导商业有两条原则:一是绝对不做投机倒把、买空卖空的勾当;二是一般情况下不借外债,以求稳妥。他经营渠氏商业40年,其中有山西规模最大、历史最久的“长裕川”茶庄,以及“百川通”票号、“湖南诚记”茶号、“永春原”药材店、“晋裕诚”布庄、“集庆和”夏布庄、“书业诚”古籍书画店、“是盛楼”糕点店等十个商号。

1919年,渠晋山在祁县城内独资创办了祁县私立竞新小学校,面向社会招生。1926年设立竞新图书馆,对外开放。竞新学校是山西省为数不多的私立小学之一。它采取新式教学方法,贯彻德、智、体全面发展的教学方针。它以师资高、校风好、校规严、设施全、成绩优闻名于三晋大地。祁县历年高小毕业会考,前几名全是竞新学生。竞新学校办学18年,为社会培养了大批的人才。渠晋山共计投资8万元,平均为每个学生投资约80元。民国中央政府曾两次嘉奖,肯定了竞新学校的成绩与功德。

渠晋山热爱教育事业,1919年在祁县城内独资创办私立竞新小学校,直至日寇占领停办。办学十八年,共投入银元8万元,毕业学生约一千余人,平均为每个学生投入银元80元。祁县历年高小毕业会考,前几名全是竞新的学生。竞新为学18年,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人材。由于办学成绩斐然,誉闻三晋,多次受到县、省,乃至中央政府的嘉奖。他还打算在竞新小学的基础上再扩展中学,由于抗日战争爆发未能如愿。1951年渠仁甫刚从四川返回山西,便把竞新小学、竞新操场以及竞新图书馆全部无偿捐献给祁县中学。

渠晋山还是一位藏书家(见《山西藏书家传略》。他收藏有《四部丛刊》、《四部备要》、《四库全书珍本初集》、《百纳本二十四史》等古籍善本数万册,新中国成立后将1031部近三万册古籍善本分别捐赠给祁县文化馆(现祁县图书馆)和山西省文史馆。他还收藏有傅山《丹枫阁记》、傅山狱中所作之《太原三先生传》、毕振姬《松凤水月图》、吴雯为戴廷栻所作之对联,赵铁山专为其作的各种书体精品,以及乾隆御制《三希堂法帖》等书、画、碑帖二、三百件,为保护祖国文化遗产做出了贡献。

渠晋山擅书法,其小楷端庄秀丽,清雅刚毅,一丝不苟,将晋唐楷法熔为一炉,而别开新境,八十岁仍能写蝇头小楷。虽几经战争和文革劫难,他遗存的文抄、诗抄至今尚幸存二十余册,约四、五十万字。如他的诗集手抄本《四不若斋吟草》、行书唐诗《宿天竺寺》四条屏、小楷册页《亡妻刘氏行述》、《逍遥游》扇面,和碑拓《成都山西同乡义地营建始末记》,祁县“长裕川”总号墙上《凡人、千古》砖雕条幅,以及来往信件手迹、中药处方等。从其书法作品中,既凝透出书法功底之不凡,又可看出其文人之特色及文化底蕴之深厚。但他从不以书法自炫沽名,所以其书法鲜为人知。2013年山西首届文博会将书法作品选中参展,并编入《山西历代书画选辑》。

1951年,渠晋山被邀参加山西省各界人民代表会协商委员会议。1952年,又以特邀代表身份成为政协山西省委员会委员。1954年,被祁县人民推选为祁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他诚恳地表示:“尚需要努力学习,希望成为新社会的一个民主人士。”1956年,渠晋山积极拥护“一化三改”政策,将所有企业全部公私合营。建国初期,中国人民解放军驻祁八一步校曾占用渠家大院为校址,并主动致函渠晋山,提出付给房租,渠晋山未予接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