昭馀史话

联系方式

地址:山西省祁县古城东大街

联系电话:0354-3836569

电子信箱:sxwlzygc_gzh@163.com

昭馀故事

首页>> 渠家史料>> 昭馀故事>>

gs.jpg


末代晋商中的传奇父子

1888年,清光绪十八年的一个春天,一辆马车驶进了山西祁县县城,马车的主人名叫渠本翘。他出生在一个显赫的商业世家,两百年前他的祖先就开始与俄、蒙进行茶叶贸易,从而起家。咸丰年间渠家又涉足票号业由此跨入巨商的行列,他的父亲渠源浈是山西票号行业非常有影响的人物,他的母亲出身于另一个著名的商人家族――声名显赫的乔家。这一年渠本翘26岁,刚刚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中举人,他此行一是回乡祭祖,二是希望借这个机会改善与父亲的关系。

当他从车上下来时候,被面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:父亲渠源浈率全家跪在大门口,以接待官员的礼仪等候他这位新科举人。渠源浈以长跪幼的行为不仅将儿子堵在了家门外,而且打破了宗族礼法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
渠源浈有三个儿子,渠本翘为长子,自幼随母亲在外祖父家长大,父子关系多有生疏,再加上渠本翘自幼高度近视,所以渠源浈很不喜欢这个儿子。

父亲渠源浈早年曾从政,他做官并不是为了钱,因为在他步入官场之前就已经是个富翁,也似乎不是为了名,尚在少年时家里就为他捐了官。他对中国律例,而且对西方的法律都多有心得,但由于当时官场腐败,暮气沉沉,渠源浈的学识得不到施展,而且由于他不是科举出身,一再得不到应有的提拔,他愤然回乡。

在渠源浈看来,科举只会把儿子塑造成一个迂腐之人。渠源浈给儿子下跪的非常之态,正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这种极端做法能使儿子有所警醒。1892年,渠本翘中进士,这次渠源浈倒是没有再为难儿子,但他也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欢喜。

在众多的晋商家族中很难找到一对父子像渠源浈、渠本翘这样有着如此之大的性格差异,渠源浈久居商场,做事讲究实际,一直经营传统商业。一旦认准了目标,世俗礼法、官场规矩可以视若无物。

渠本翘再次入京为官后,几乎没有再回过渠家大院,渠氏父子间的关系主要靠书信往来维持,渠源浈在儿子入京后,将大半家产铸成银锭深埋在自家院里,据说总量达300万两之多。渠源浈预先敏锐地察觉到了清朝政府即将覆灭,而整个票号业和他的儿子可以说还是懵懂不知。辛亥革命以后,山西票号给清朝政府垫资、搞汇兑,和清朝大员们吸收放款存款都很多,而这些东西都打了水漂,不得不纷纷倒闭。

渠本翘1919年病逝于天津,家人对渠源浈隐瞒了儿子的死讯。没有想到的是,渠源浈在报纸上看到儿子去世的消息顿时五雷轰顶,一病不起,第二年春天他也去世。

渠家父子的人生多少沾染了一些悲剧色彩,值得一提的是渠家的后人再没有一人涉足商界,他们大多成为学者、教师和作家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奚荐贤

祁奚,又称祁黄羊(前620--545),姬姓,祁氏,名奚,字黄羊,春秋时晋国人。因食邑于祁(今祁县),遂为祁姓。周简王十四年(前572),晋悼公即位,祁奚被任为中军尉。

虽然祁奚在政治上没有施展抱负的机会,但祁奚举贤却成为千古美谈,为人所称颂。祁位于帝尧封地,有“尧之遗风”,其民勤俭质朴。这种品质在祁奚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。祁奚请老,悼公问谁可代中军尉一职,祁奚举荐解狐。悼公又问,解狐可是你的杀父仇人,祁奚道:“君问可,非问臣之仇也。”解狐卒,祁奚又荐祁午。悼公问,祁午可是你的儿子,祁奚道:“君问可,非问臣之子也。”这就是祁奚外举不避仇,内举不避亲的故事。

周灵王十六年(前556),晋平公重封祁奚为公族大夫。周灵王二十一年(前551),执掌晋国朝政的大臣范宣子杀死大夫羊舌虎,又株连其兄叔向入狱。有人劝叔向求宠臣大夫乐王鲋为之说情,叔向直言:“惟祁大夫能救我。”祁奚听说后,不顾年老路遥,驱车面见范宣子,义正辞严地说:“《尚书》讲对一位有智慧、有谋略训诲的人应当相信、保护及安慰。叔向是参与谋划国家大事而很少有过错,教诲别人又从不知疲倦的人呀。对这样的人不给以安慰重用,却反而被株连,这是国之大失啊!过去,鲧被处死,其子禹却得到重用,管叔、蔡叔被杀逐,其兄周公却仍在辅佐成王。我们怎么能因为一个羊舌虎,就置整个国家利益于不顾呢?”范宣子听了很受感动,两人一起面见平公,说服平公赦免了叔向。事后祁奚悄然而归,叔向也未登门拜谢。

祁奚这种以国家社稷为重、外举不避仇、内举不避亲、举贤不为谄、救人不图报的“尚公”精神,受到世人的称道。


为什么昭馀古城又叫“纱帽城”

昭馀古城,又叫“纱帽城”,此称谓源于古城东西稍长,南北略短,城池东南巽位方向缺一角所致,凹陷之处,看南似官帽之前额,东如官帽之翅,城中地形突起高于四周,仿佛又似官帽之顶。

把昭馀古城称为纱帽城,一是与它的山川地貌有关;二是因之前文风最盛,人才辈出的联想。据不完全统计,载入《二十四史》《中国历代名人辞典》的祁县籍名人就有100多位,他们名声赫赫,光彩耀人。如春秋晋国大夫祁奚,东汉时官拜司徒的王允,《祁县志·人物》开篇即是二人简介。还有唐贞观年间的两位宰相温彦博、王珪,他俩与房玄龄、杜如诲,犯颜直谏的魏征同朝为官,辅佐唐太宗李世民创下贞观盛世的不朽基业。

自汉至清,祁县先民,官至三品以上朝中大员还有许多,他们饱读诗书、满腹经纶的学问,安邦定国、济世安民的才能,在历史的舞台上,个个光彩夺目,烁烁生辉。

文坛上的祁县也名人辈出,如唐初的王勃、盛唐时的王维、晚唐著名诗人温庭筠,是众多文人中耀眼的明星。

传说,城内南街上的戴家即在戴巡边(名光启)的祖父手里时从戴家堡村(原名革河堡)迁移至县城南门外居住,老戴勤劳朴实,一生务农,每日早起晚睡,披星戴月地辛苦劳作,一日早起,天还没有亮,老戴照常挑起萝头,找上铁铣出去拾粪,刚走出巷口,忽见一溜马车由南向北沿着大街走过,全是银车白马,押车卫士也一律是银盔白甲。老戴如梦似幻,不敢相信,他便紧追车队后面,揉揉双眼,定睛细看,只见一辆辆马车上都满载着物资,全部用银白色丝绢布篷遮盖得严严实实,出于好奇,老戴便尾随车后紧追不放,并偷偷地把最后一辆马车的篷布掀开一角,向内窥视,不料,只见里面全部是乌纱帽。正当他惊叹诧异之时,车队已浩浩荡荡开进了南门,当最后一辆马车进去以后,城门就徐徐闭合,紧紧地关上了。老戴被关在了城外,他回身一望,东方天色尚未发亮,于是便顿然大悟,知道自己今日是起得失明(过早)了。天明以后,老汉把昨晚的所见所闻告诉乡邻,大家都说一溜马车拉着乌纱帽进了城,说明昭馀祁是块风水宝地,代代要出人才。

此后不久,其孙戴光启便于明万历四十二年中了进士,后来又被皇上封为巡边御史,先后出巡东北四省及南方四省。

可是,当时的新任知县是南方人,姓陈,人称“南蛮子”,他每日晨昏,两耳中尽闻得嗡嗡的读书声,直嗡得他心烦意乱,昏头昏脑。于是,他忽然悟到:昭馀这地方乃古老文明之邦,今后一定会人才辈出,假如让本地的人才多了,那将会于我县太爷大大不利。于是,他便下令将南、北二门全部拆除改建,取消了两个纱帽翅子。至此以后,昭馀祁就出的人才少了。当然这仅仅是个传说。事实上后来还是出了不少人才,如渠本翘、乔致庸、乔朗山、乔尚谦、刘奋熙等等,关于纱帽城的原貌,直至解放前夕,还是完整无缺。


       

旺财主多谋善贾

渠源浈,生于道光二十二年(1842),卒于民国九年(1920),奉直大夫晋封资政大夫法部员外郎(正二品、实职)。

在清代,渠氏家族出了个能人叫渠源浈,创造了几乎只赚不赔的传奇,人称“旺财主”。

渠源浈自幼天资聪慧,学绩过人。22岁他的父亲去世,自己便继承祖业,主要经营茶、盐、绸缎等日用品。但他很有眼光,认为方兴未艾的票号业有利可图,就联合几个本家兄弟共同投资,于咸丰十年(公元1860年)在平遥县城开办了“百川通”票号,他本人投资30万两白银。

在高效经营下,“百川通”票号生意不错,吸引了很多存款。到光绪二十八年(公元1902年),“百川通”迎来了它最辉煌的时期。

这年,票号先后吸纳了满族官员3300万两白银存款。到结账分红时,股东们每股的利润竟高达3万两白银,渠源祯更是分得了红利10余万两白银!

“百川通”水涨船高,形势一片大好,不少人都准备往里面砸钱。但就在这次分红之后,渠源祯竟然将他的股本30万两白银全部抽了出来。

一时间,商界哗然,很多“明智人士”都认为渠源浈放着大把的钱不挣,实在“不明智”。可渠源浈却微微笑着,十分淡定。

说也奇怪,就在渠源浈撤回股本后不久,“百川通”生意一落千丈。到了三年后的分账期,每股的利润少得可怜!

难道渠源浈有先见之明,知道市场会转入疲软和惨淡?

其实,渠源浈心里明白,用别人的钱去赚高额利润终究会被人知道。他已察觉到,满族人见自己的钱养活了那么多外人,心里已开始不平衡。所以,撤回所存巨款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。因此,自己应该见好就收。

渠源浈面对高额利润却能果断退出的见识,深得人们钦佩。所以,祁县城里便流传开了这样的顺口溜:“旺财主,有眼力,经商不钻钱眼子。”

渠源浈经商以稳健著称,不好冒险。20世纪初期,国内产业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,但他依然坚持靠自己的货币增值这一传统经营方式。面对大清帝国摇摇欲坠的形势,他不去投资建工厂、办企业,反而在自己住宅及“三晋源”票号的偏院中,各挖一地窖,将巨额财富铸成银锭藏起来。

这在当时,也不为人所理解,认为他又放弃了赚钱的机会。

事实上,当时社会局势动荡,纸币价值极不稳定。此外,还有频繁的战乱,官府的勒索,同行间的互相倾轧,有很多商人的“血本”都在“交官”“充军”中被吞食了。

但渠源浈因为未雨绸缪,安然躲过了许多“劫难”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也是稳赚了一笔。


修善村王允和他孙子的传说

祁县修善村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,像传说又像读史,祖祖辈辈相传不疲,世世代代传承着……

西汉平帝元始五年乙丒,有一个叫王霸的人在晋阳出生了,王霸字儒仲,后汉麟阁功淮阳侯。时值王莽纂位,王霸弃冠带,以病归,山村长住,远致风疏。娶何氏,生二子,长王殷,次王咸。

王咸是太原王姓始祖,咱姑且不说。单说这王殷,字晋阳,东汉光武帝二年丙戌三月初六日生,后官至中山太守,食邑祁县,成了祁县王姓始祖,后裔流居王村、修善村、王贤、王家堡(现属文水),娶李氏,生二子,长王亥,次王仁。

之后,王亥生王岱,王岱生王卓,王卓字仲远。时已到东汉阳嘉三年,以光禄勋代孔扶为司空。王卓生子叫王述,王述生三子,长王隗,次王懋,东汉幽州刺史,王懋生三子王晨、王凌(后为麓台爷)、王宏。三即王允。

如今单说这王允,字子师。19岁即为郡吏。时有宦官赵津在晋阳贪横作恶,为民之大患。王允不畏权势,向郡守讨令,捕杀赵津,为民除了一害。

初平元年(190年)王允代杨彪为司徒。军阀董卓废少帝刘辨立刘协为献帝,自任相国。董卓操纵朝政,为所欲为,引起朝臣和各路诸候不满。同年,渤海太守袁绍,冀州牧韩馥,豫州刺史孔伷,衮州刺史刘岱,河内太守王匡,陈留太守张邈,东郡太守桥瑁及曹操等组成讨伐董卓联军。董卓便挟天子以令诸侯,迫使献帝迁都长安。并把洛阳宫殿、官府及二百里房屋焚劫一空,强迫数百万百姓西迁。王允对董卓纂逆专横十分不满,谋杀董卓。

初平三年四月,司徒王允及司隶校尉黄琬、骑都尉李肃、中郎将吕布合谋定计,乘献帝生病刚好,大会群臣于未央宫,派亲信兵士十余人假扮卫士,守候宫门,待董卓入门后,一拥而上,由吕布举矛将其杀死。

董卓死后,其部将李催、郭汜趁机煽动郭属反叛,领兵十余万人进攻长安。打败吕布,杀死王允,马踏肉泥,暴尸三日。后由故吏平陵县令赵戬弃官营葬。

王允死时,年五十六岁,两个儿子王盖、王景定及王允二哥王懋等全家十余口全部被害,令人扼腕痛心。唯王懋子王晨、王凌(麓台爷)逃归祁县。王景定子,王允亲孙子王黑辛免。

献帝迁都许昌后,念王允忠贞气节,以隆重礼节重新安葬王允。还特派虎贲中郎将奉策吊祭,赐还本官,送归故里。王允孙王景定子王黑携爷爷遗物,佩剑、司徒印、袍带、灵位回归祁县修善村九龙口修筑王允衣冠冢并建造了王允祠堂、碑厅引道、花圃祭坛、围墙等设施。

后王黑被封为安乐亭侯,食邑300户。王允墓设施毁于清光绪十八年(1892年),这是后话不题。

单说王允墓修筑完毕,王黑请旨守孝三年,这期问梦由天庭玉帝也给了他个差事,即断处天下善恶事,替天行道。匡扶正义,监察地狱执行吏。据说到了唐朝,这一差使又传给了魏征,梦斩小白龙就是因触犯天条。

王黑守孝期间,一天,一个叫武义仁的来找他,说牛头马面要他去见阎王,他想让王黑引他上天堂,不想到地狱去。王黑看了看他,你闭上眼,拽住我衣裳跟我来吧。

武义仁闭上了眼,刹时来到霖霄宝殿见了玉皇大帝。玉帝让天使取来善恶薄。天使展开查到了武义仁名下,只见写着:“甲子年十月,时遇地震,天崩地裂,死亡人众,武义仁经营棺材铺,不发善心,还每天烧香盼死人,抬高价格,犯天条。所谓人生在世,有三不赦。一不赦盼天灾,二不赦盼人祸,三不赦盼疾病。你天灾之际灭了善心,发国难财,进不了天堂。

武义仁听了目瞪口呆,只好乖乖的去了地狱。到了地狱他一再向阎王爷忏悔,阎王增了他一年阳寿,以观后效,并给了他一张田产契约,一张金字招牌。他想金字招牌多好,我才不当那汗甩八办的臭苦力。不想阎王是想让他当个地主,他却偏偏选了个游医郎中。

再说他当了游医后,又不好好看病采药,整天东游西荡混吃混喝。恰遇这年流行病发,医药奇缺,他就用茭子面和黑土做成假丸药,耽误了千百人的就医治疗。转眼到了阎王爷给的限期,他又来找王黑,说他一次一定要上天堂。王黑说,你等着,我给你问问玉帝去。说罢靠住铺盖卷,微闭起了双眼。一盏茶的工夫,王黑睁开了双眼,对武义仁说,玉帝查了。“立地为人,有三不能黑,育人之师,救人之医,护国之军。你在民众遇病需救时,做假药误人病,罪不可赦,天堂之门不会给你开啊!”武义仁听了,羞愧满面,边向地狱走去,边叨叨着:“我想做人呀,我想做人啊!”

到了地狱,他把想做人的请求一再向阎王诉说,并磕了九百九十九个响头。阎王又给了他半年阳寿,要他一定要做个良善好人。并拿来两件东西让他挑。一件是把宝剑,另一件是根金拐棍。他想,这宝剑肯定是要我打仗的,我担那惊受那怕做甚?还不如拿金拐棍享福呢,所以他拿了金拐棍返回了人间。

王黑一听此事,叹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说,阎王给他宝剑,本是想让他当个领兵元帅,建功立业,谁知他选了根讨吃棍。真是地网恢恢有轮回,芲天茫茫绕过谁。说罢又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果不其然,武仁义当了个讨吃要饭的。这天,他从早上到日落西山,也没要到一口吃食,饿的前心贴后脊梁,痛苦及了。直到夜暮降临,才要到一块窝窝头,正要大嚼大咽时,猛然发现前面有两个瘦骨棱棱的小孩,从大户人家的臭水沟中,捞出一块绿豆糕,正用两双小手想掰开来分食。他抢上前去,夺取了两个小孩的绿豆糕,扔掉了自已的窝头。两个小孩无力和他争,晕倒在地。他的窝头也被疯狗刁去了。

不觉半年又到了。武义仁又找到王黑家里,说这次他总该上天堂了吧。王黑说,我能指出你做人的毛病心病,可救不了你的命啊,你自已找玉帝去吧。武义仁说,我找不到上天的路呀!王黑说:好,

我再帮你一次。你用你家锅底黑溜个圈子,你站在圈里,头顶锅盖,骑上我这把扫帚,闭上眼睛去罢。

武义仁照着做了,果然觉得自己向天宫飞升,他心里好高兴。正飞着,忽然一沉,觉得有人阻住去路。睁眼一看,彩云中有两个天堂使者站在他面前。对他开口说,你别走了,玉帝有旨,天堂无门,你拿这旨回去罢。随后他觉得晃晃悠悠跌落尖埃。跌下后还觉得有东西在手,低头一看,是玉帝圣旨,上书:为人之德,有三不能做,国难三财,大灾之利,贫弱之食。你抢饥饿小儿食,巳失去了做人的权利,去罢去罢。他只好羞愧地走过了奈何桥。

阎王见了他,什么话也没说,拿笔判道,无仁无义生性刁,白在世上走一遭,判你投胎大肥猪,到头终该挨一刀。